“一夫当关”下一句是什么

“一夫当关”下一句是:“万夫莫开”,这是出自于唐朝李白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附《蜀道难》全文赏析蜀道难作者:李白朝代:唐朝噫吁嚱,危乎高哉!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!蚕丛...


“一夫当关”下一句是:“万夫莫开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三十八句是:“万夫莫开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万夫莫开”上一句是:“一夫当关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万夫莫开”下一句是:“所守或匪亲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三十九句是:“所守或匪亲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所守或匪亲”下一句是:“化为狼与豺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句是:“化为狼与豺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化为狼与豺”上一句是:“所守或匪亲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化为狼与豺”下一句是:“朝避猛虎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一句是:“朝避猛虎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朝避猛虎”下一句是:“夕避长蛇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二句是:“夕避长蛇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夕避长蛇”上一句是:“朝避猛虎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夕避长蛇”下一句是:“磨牙吮血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三句是:“磨牙吮血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磨牙吮血”下一句是:“杀人如麻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四句是:“杀人如麻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杀人如麻”上一句是:“磨牙吮血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杀人如麻”下一句是:“锦城虽云乐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五句是:“锦城虽云乐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锦城虽云乐”下一句是:“不如早还家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六句是:“不如早还家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不如早还家”上一句是:“锦城虽云乐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不如早还家”下一句是:“蜀道之难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七句是:“蜀道之难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八句是:“难于上青天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蜀道难》第四十九句是:“侧身西望长咨嗟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“侧身西望长咨嗟”上一句是:“难于上青天”, 这是出自于 唐朝 李白 所著的《蜀道难》。

蜀道难

作者:李白   朝代:唐朝

噫吁嚱,

危乎高哉!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!

蚕丛及鱼凫,

开国何茫然!

尔来四万八千岁,

不与秦塞通人烟。

西当太白有鸟道,

可以横绝峨眉巅。

地崩山摧壮士死,

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。

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,

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

黄鹤之飞尚不得过,

猿猱欲度愁攀援。

青泥何盘盘,

百步九折萦岩峦。

扪参历井仰胁息,

以手抚膺坐长叹。

问君西游何时还?

畏途巉岩不可攀。

但见悲鸟号古木,

雄飞雌从绕林间。

又闻子规啼夜月,

愁空山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使人听此凋朱颜!

连峰去天不盈尺,

枯松倒挂倚绝壁。

飞湍瀑流争喧豗,

砯崖转石万壑雷。

其险也如此,

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!

剑阁峥嵘而崔嵬,

一夫当关,

万夫莫开。

所守或匪亲,

化为狼与豺。

朝避猛虎,

夕避长蛇;

磨牙吮血,

杀人如麻。

锦城虽云乐,

不如早还家。

蜀道之难,

难于上青天,

侧身西望长咨嗟!

《湖心亭看雪》作者是:“张岱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朝代是:“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一句是: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下一句是:“余住西湖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二句是:“余住西湖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余住西湖”上一句是:“崇祯五年十二月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余住西湖”下一句是:“大雪三日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三句是:“大雪三日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大雪三日”下一句是:“湖中人鸟声俱绝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四句是:“湖中人鸟声俱绝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湖中人鸟声俱绝”上一句是:“大雪三日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湖中人鸟声俱绝”下一句是:“是日更定矣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五句是:“是日更定矣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是日更定矣”下一句是:“余拏一小舟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六句是:“余拏一小舟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余拏一小舟”下一句是:“拥毳衣炉火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七句是:“拥毳衣炉火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拥毳衣炉火”下一句是: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八句是: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上一句是:“拥毳衣炉火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下一句是:“雾凇沆砀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《湖心亭看雪》第九句是:“雾凇沆砀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“雾凇沆砀”下一句是:“天与云与山与水”, 这是出自于 明朝 张岱 所著的《湖心亭看雪》。

湖心亭看雪

作者:张岱   朝代:明朝

崇祯五年十二月,

余住西湖。

大雪三日,

湖中人鸟声俱绝。

是日更定矣,

余拏一小舟,

拥毳衣炉火,

独往湖心亭看雪。

雾凇沆砀,

天与云与山与水,

上下一白。

湖上影子,

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、与余舟一芥,

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

到亭上,

有两人铺毡对坐,

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

见余,

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

拉余同饮。

余强饮三大白而别。

问其姓氏,

是金陵人,

客此。

及下船,

舟子喃喃曰:“莫说相公痴,更有痴似相公者!”
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